Highlighted
Roger_Wu
4 Ruthenium

【分享】解密现阶段的SDN发展、收入来源

原文出处:SDNLAB,http://www.sdnlab.com/15170.html

差不多六年前,Big Switch Networks公司的几位创始人开始坐下来参加斯坦福大学的科研小组会议,斯坦福大学可以说是软件定义网络(SDN)的诞生地。如今,时代已显然发生了变化。

SDN无法下一个简单的定义,我们看到这个术语应用于许多领域:SDN数据中心交换架构、SDN数据中心覆盖、SDN广域网覆盖、SDN监测架构等。由于这么多不同的产品类别,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如今SDN处于什么样的境况?”但是如果我们将这个问题仅限于数据中心SDN这个类别,就可以来一场有根有据的对话。

在数据中心SDN,已出现了独特的架构方案。围绕每种方案出现了厂商的产品,竞争格局越来越被人熟知。市面上有SDN覆盖产品(比如 VMware NSX、Nuage VSP和Plumgrid ONS等),以及SDN底层/覆盖统一架构(比如思科ACI和Big Switch Network的Big Cloud Fabric)。

那么,我们现处于数据中心SDN市场发展过程中的哪个阶段?不妨从两个不同的方面来回答这个问题,这两个方面体现了我们在与最终用户的日常会话中看到的情况。

数据中心SDN处在炒作周期的哪个阶段?

我们信奉知名调研机构Gartner的炒作周期(hype cycle)。该公司的分析结合使用了基于数百乃至数千查询、简报和客户项目的分析师评级。虽然我们无法获得这些数据,Gartner本身也没有专门把数据中心SDN列出来,我们可以获得的一组数据是Big Switch Networks博客上的页面浏览量(见下图)。

1.jpg

Big Switch Networks是一家数据中心SDN专业厂商,这个博客网站经常被引用,作为与该公司毫无关系的更广泛的行业新闻的一部分。这个博客页面浏览量度量指标已成为本人用来衡量数据中心SDN方面“动静”的最佳定量指标。

抛开与Gartner炒作周期曲线近乎完美契合的确凿数据具有的娱乐价值不说,这里的心得是,数据中心SDN这个类别目前早已过了泡沫化底谷期(trough of disillusionment),沿着复苏期(slope of enlightenment)向上爬升。

如果将Big Switch的总销售管道覆盖到这条曲线上,我们就能看到一种模式出现――Gartner的分析师已经在企业基础设施的其他无数方面预测了这种模式:只有技术进入到复苏期,厂商通常才会开始看到实质性的产品收入。

2.jpg

凭借手头数据,我们可以说:回答“数据中心SDN的现状如何?”的一个答案就是,我们正沿着复苏期向上爬升。

数据中心SDN跨越了鸿沟吗?

另一种观点来自Geoffrey Moore所写的《跨越鸿沟》(Crossing The Chasm)。五年前,我们刚开始创办Big Switch Networks时,开会对象大多是一小批首席技术官,厂商和用户都在争论术语和架构。整个社区由Moore所说的创新者(Innovator)组成,可以这样概括:

3.jpg

两年前,早期的数据中心SDN产品几乎已开发完成,但SDN覆盖和架构的好处基本上纯属臆测。这个行业经历了视角确定期,经历了厂商通过产品宣布来明确差异化优势的时期。参加我们会议的越来越多的是符合Moore提出的典型早期采用者(Early Adopter)这个形象的群体。他们期望数据中心SDN带来更重大的变化,动因往往是部署私有云,或者从千兆网络升级到万兆网络。

虽然我们仍把大量的时间花在接触早期采用者上,但是很显然,这个行业在去年开始看到Moore提出的早期大众(Early Majority)对SDN的兴趣越来越浓厚。第三方经济分析和针对特定行业的参考客户对SDN产品的市场形象起到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我们认为,数据中心SDN在跨越鸿沟。

那么,数据中心SDN的收入来源是什么呢?

我们花了一些时间来接触这类投资者:仅仅关注去年的产品收入,以此衡量市场规模。我们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接触这类投资者:他们是网络业的业内人士,知道一两年前出现的一些关键的先行指标。

把Moore的几个类别放在一条轴线(纵轴)上,把企业基础设施销售周期中常见的预算年度放在另一条轴线(横轴)上,就会得出我们经常拿来给投资者和同行看的图形,如下所示:

4.jpg

不妨分析这方面的一些数字,在任何企业处于讨论阶段的头一年,厂商产品收入为零。数据中心SDN的试点项目大不相同,但一个合理的规划假设是,早期生产阶段的厂商收入大约10倍于试点阶段的收入,规模扩大阶段的厂商收入3倍至5倍于早期生产阶段的收入。在不同的预算年度几乎总是这样,所以这很平常:一家《财富》500强企业在试点阶段花费X,那么两年后,实际花费有望达到这个数字的30倍至50倍。结果表明,收入在普通数据中心基础设施中是一个完全滞后指标,数据中心SDN没有什么不同。

从过去六个月所开的会议来看,我们看到足够数量富有远见的企业(约占用户总数的3%)在扩大所部署数据中心SDN的规模。许多早期采用者企业(约占用户总数的13%)处于早期生产或后期试点阶段,大多数早期大众企业(约占用户总数的34%)正在讨论如何编制2016年试点项目的预算。

我们称之为“市场份额”时期,因为我们正处于这个时期:可参考的部署项目是未来客户衡量厂商的主要标准。早期市场份额取决于参考客户基础。在整个2015年,我们几乎每个月都会看到争夺份额的老牌企业和初创公司高调宣布客户。

那么,我们如何看待数据中心SDN市场在2015年创造的收入?绝大多数收入来自富有远见的企业扩展所部署环境的规模,或者来自早期采用者的初期生产或试点项目。即使在2016年,行业分析师可以计算的绝大部分收入将来自早期采用者。这决不表明市场在缓慢发展。这只是企业预算年度的自然节奏,表明许多最终用户会在2015年和2016年做出决策。

于是,我们开始提出了这个问题:“数据中心SDN的现状如何?”而回答就是,它处在Gartner所说的复苏期;它在跨越Moore所说的鸿沟;它处于市场份额每个月都在不断变化的时期。如果你遵循上述分析中所做的假设,那么2015年的收入顶多占数据中心SDN市场在今后五年创造的总收入的1%至3%。眼下正是投身于数据中心网络的大好时机。

标签 (2)
标记 (1)
0 项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