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ed
Zhang_Jiawen
4 Beryllium

【转帖】乔·图斯:一个人的“联邦”

转自:网易财经

5月初,拉斯维加斯,EMC World 2015大会现场,68岁的EMC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乔·图斯(Joe Tuc-ci)与《星际迷航》主人公“Spock”并肩而立,接受台下14000多名“粉丝”的欢呼和掌声。

作为EMC“联邦”(EMC Federa-tion)的构建者,花白头发的乔·图斯看上去并不自负或自恋。过去十五年,他掌舵的EMC,从2001年一个销售收入约71亿美元的存储企业,发展为全年总体营收244亿美元的企业集团。

关于一个成功企业CEO的定义,往往随着时间改变,但乔·图斯始终被认为是一个既鼓舞人心又稳重低调的精神领袖。如他分开手指摆出“瓦肯举手礼”(电影《星际迷航》中的经典动作)所寓意的那样,EMC“Live long and prosper(”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也仿佛是为了印证这句话。5月27日,EMC宣布斥资12亿美元现金,收购云端服务公司Virtustream。之前,5月22日,EMC刚刚完成了对私营企业Syncplicity的收购,后者是一家企业文件管理服务提供商。

在此之前,EMC在乔·图斯主导下,从2003年开始已完成了大大小小近百起收购。从最初的高端存储,到全系列存储和信息管理、再到包括存储、虚拟化这些云计算技术在内的基础架构提供商。

而乔·图斯的过人之处在于,在业界看清所有这些趋势到来之前,早已出手。

重组“帝国”

成长于纽约大都会区的乔·图斯,是意大利后裔美国人,在从商之前,他曾做过救生员和半职业棒球运动员。

他的商业才华在拯救著名的王安电脑公司的过程中充分展现出来。乔·图斯在1993年担任了王安电脑CEO,当时公司已经申请破产保护。乔·图斯在1995—1999年之间,通过并购10家公司帮助王安电脑加快转型。最终,在1999年,王安电脑以20亿美元的价格被荷兰阿姆斯特丹知名的IT服务企业Getronics NV收购。

作为目前仍然留在企业级市场的“最后一位精神领袖”,乔·图斯三年前放弃了退休计划,将EMC建立为企业级市场中不可击破的“联盟”,并重新定义了科技时代的转型模式。

2001年,乔·图斯临危受命出任EMC第三任CEO时,EMC正遭遇公司成立22年来的首次亏损,数额高达5.08亿美元。乔·图斯上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削减费用,同时改变EMC收入来源主要来自硬件的状况,增加软件和服务的比重。

重组后,EMC分为硬件、软件和服务三大业务集团相对独立运营,开始以市场为导向的发展阶段。同时,乔·图斯决定EMC每年拿出收入的12%用于研发,并用收入的10%收购一些技术公司。

在此之前,EMC收购了CLARi-iON,存储系统供应商Data General公司的王牌产品,成为此后近十年时间中这家存储巨头最为核心的产品线,肩负起“利润中心”的重担,为这家公司创造了数以百亿计的营业额。

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后,互联网泡沫带来了全球经济泡沫的破灭,针对Data General这场价值11亿美元的收购,让EMC至少熬到了乔·图斯的到来。

随后,乔·图斯创造了EMC公司在收购领域的诸多奇迹,2001年,经历了互联网泡沫之后,业界对科技行业的投资普遍谨慎。但EMC储备了20亿美元的现金,急切地收购更多的企业级存储产品线。“逢低买入”是乔·图斯最初的理念。他告诉投资人,行业的低谷是收购的好时机。2004年开始先后收购了SRM(供应商管理)Astrum Software和企业软件开发商BMC的技术和客户,随后并购Legato Systems。

作为经验老道的买家,在判断技术趋势或识别可收购的对象的时候,乔·图斯善于倾听且从善如流。

据他回忆,当时他从一家名为AXA的保险公司客户那里了解到VMware,对方说,“那是我所见过的最酷的东西。来看看,我需要你们支持它。”当时这家位于加州Palo Alto的新型企业提供的虚拟化软件能够让计算机服务器运行不同的操作系统,收入不到1亿美元。

2004年4月,EMC以6.25亿美元收购VMware。到2004年第三季度,完成收购后,EMC收入为20.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收入相比上升了37%,实现了连续八个季度的业绩增长。“如你所见,我们做的更多。”乔·图斯说。

2009年,乔·图斯又坚定地与NetApp打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收购战:在NetApp以19亿美元提出收购数据保护供应商(掌握着当时热度极高的重复数据删除技术)DataDomain之后,乔·图斯坚决地给予了“回击”,最终,他迫使EMC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NetApp退出竞购,并以24亿美元将DataDomain收入囊中。

如今,DataDomain已经是EMC数据保护链条中的重要组成,并成为EMC在为企业的混合云提供数据保护服务时的一张王牌,让EMC诸多在存储市场的竞争对手高山仰止。

随着EMC的不断并购,PC时代的浪潮将众多科技巨头推落谷底。相比IBM微软惠普的艰难转型,EMC的不同成就和乔·图斯创新的“玩法”,印证了科技与商业市场的未来将取决于前瞻和创新,而不仅仅是产品本身。

以VMware为例,在经过多轮资本重组后,VMware如今成为虚拟化领域的翘楚,主导着超过400亿美元的市场。

2012财年,EMC的销售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217亿美元,这是乔·图斯在2001年上任之初的4倍多。这一年,《巴伦周刊》第二次评选乔·图斯为全球最佳CEO之一。美国媒体称他为“企业级市场的史蒂夫·乔布斯”。

从存储到“联邦”

并购是大多数科技企业获得长期增长的“圣杯”,但在乔·图斯的收购逻辑中,烧钱并不能保证最好的效果,大而无当的并购一直被刻意避免。EMC“只购买技术和理解技术的人”而获得与协同相关的众多业务领域的专家。

小型的并购,意味着避开冗长的部门整合和人才调整,而保留灵活组织中的创新和见解。正如EMC首席市场官Jeremy Burton所说:“让一家小公司在EMC逐渐发展壮大,这是EMC收购的初衷。”

EMC的技术核心是存储和保护信息,从这个角度看,收购在战略中的意义十分明确——通过收购公司来实现技术、产品对信息管理的全面化——包括存储、保护、智能分析、决策和内容管理,进而对计算、网络、安全存储资源进行虚拟化。

以一次次“珍珠般”(乔·图斯将被收购来的公司称之为“珍珠”)的收购打造出来的EMC II,其核心业务是极为强大的,自VMware之后,EMC收购Legato System,进入了更高利润的存储管理软件市场;Documentum则帮助EMC将触手伸向企业内容管理领域,帮助这家存储公司与客户的业务结合更加紧密;此后,针对RSA的收购,则让EMC成为企业级IT市场“最懂数据安全的存储供应商”。

通过收购获得丰富的产品线协同效应,EMC联邦将各自承担独立的使命、并拥有执行的自由度,彼此协助响应客户需求,以此覆盖更多客户需求获得更多回报。

而2014年,EMC宣布对DSSD的收购简直就是一个概念,当时DSSD甚至没有可以上市的产品。但今年,这家以提供机架级闪存存储架构为目标的公司,以及该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Bill Moore这个传奇般的人物,都已经成为EMC联邦的一员。当然,和过去的很多位因并购而加入EMC的技术大牛一样,他“并不需要怀有畏惧,只需要认可自己,并且去赢。”

但这仅仅是乔·图斯“EMC联邦”战略的一部分。在乔·图斯看来,完整的产品线固然重要,但是目光放长远才是第一位的。比起谨小慎微,转型中更可怕的是裹足不前。

在EMC的蓝图中,硬件的能力需要通过软件及其背后的创新价值来共同完成,突破存储硬件界限之后,EMC将进入IBM和Oracle的阵地——“脱胎换骨从而赢得世界”。下一步的目标是全面转向云计算和大数据服务。

TwinStrata、Cloudscaling、Magi-natics、Spanning、CloudLink、Virtus-tream......通过一系列云技术相关的收购,EMC正向新世界迈进。联邦企业混合云、VMware vCloud Air公共云,刚刚收购的Virtustream托管云软件和服务,一幅完整的“云图”正浮出水面。“现在,我们所有一切都围绕着云。”乔·图斯说。

EMC认为,企业级市场的业务在“第三平台”与“第二平台”之间还有一个“2.5平台”——一种经过改进和更新的“过渡性平台”。

在客户有能力完全迁移到以移动互联网为基础的第三代平台之前,2.5平台将一直是企业基础架构的常态。这种“退而求其次”的勇气成为支撑销售和渠道向市场推进的“注脚”,也获得了客户认同。

目前,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有效信息存放在EMC的存储设备当中,世界前一百名的企业的95%的信息都存放在EMC的系统当中。按照乔·图斯的逻辑,企业客户数字化时代的业务也因此包括三个准则,首先是拥抱数字化,其次是接受变革,同时关注和规避风险。

他坚信,无论客户处在过去的基础架构,还是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前的哪个阶段,他们的数据都应该被保护。为此,EMC在收购并采用新技术方面,积累技术资源方面的投入超过了170亿美元。

EMC恰好处在这样一个历史性时刻:一系列技术开始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发挥作用——并且协同并进。在这种情况下,网络、移动智能、和各种终端的互动产生了大量数据和信息,都需要被妥善地处理和保护。

回顾自己所做的这一系列决定,乔·图斯用一句话总结:“我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把握机会,要么被颠覆。”他这样鼓舞联邦成员,也这样告诫客户,“谁也不愿意被谷歌或者亚马逊所埋葬吧?”

业务“多核心”

与IBM、惠普、甲骨文等企业的整体架构不同,如今,EMC联邦旗下有 三 个 半 公 司 ,“EMCⅡ ”、“VMware”、“RSA”和“Pivotal”,都保留各自不同的品牌。目前,VMware正在开展虚拟化的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方面的工作,而EMC II则包括EMC绝大部分传统业务和软件定义存储的最新技术ViPR,Pivotal在做的是大数据,RSA则专攻安全分析。

“我们有不同的泳道,对某项技术该使用在哪条泳道上这个问题,是非常清楚的。”乔·图斯说。

在接受Computer World全球首席内容官访问时,乔·图斯曾定义“联邦”的意义——将公司任务排成一线,然后在战略和运营上结盟,像一家公司一样提供所有技术。目的是构建最佳产品线,避免给竞争对手留下机会或缝隙,同时给用户多种选择。

一位EMC联邦的合作伙伴说,“他们正在创造一种新的现实,即便他们现在看起来还有点松散,但这就是EMC联邦有意思的地方。”

2014年底,他成功“说服”股东和投资方埃利奥特资本管理公司(Elliot Management),放弃分拆VMware的决定,“如果VMware被剥离作为一家独立公司,有可能会被另外一家厂商收购,例如IBM或者Oralce,而这可能会对VMware作为EMC一部分时所享受到的独立性受到挑战。”

乔·图斯深信EMC的规模效应在面对IBM、Oracle、思科、微软这样量级的竞争对手时非常重要,如果规模缩小,进行分拆,抑或EMC联邦内部“不能抱团成规模的壮大起来就只能孱弱地守着自己的微小的生存空间。”他说。

乔·图斯曾经表示,他最担心的是文化适应的问题,毫无疑问,将整体利益,摆在个体公司利益之前,才能创造出转折点。除了拥有“发掘意外宝藏”的特质,“联邦”也需要资源分配的技巧。

而在一个企业集团内部同时保留三个CEO职位,(Paul Maritz负责Pivotal;Pat Gelsinger负责VMware;David Goulden负责EMC信息基础设施(EMC II);Art Coviello负责RSA,向David报告。)乔·图斯则认为,“这是关于如何将最好的人才聚集在一起专注于他们任务的事。”

2015年初,EMC公司公布了新一财季的财报,显示这家公司2014年全年总体营收达到244亿美元,相比2013年高出5.3%,全年净利润27亿美元。

提及过去两年EMC联邦持续的收购活动,乔·图斯说:“这些收购花费了EMC 60亿美元,但目前只贡献了10亿美元的业务营收。”

但他引用了一句“中国谚语”鼓励三个公司构建自己的生态系统。“愿你生逢其时(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他说,“我们生活在前所未有的好时代,考虑到至2020年全球将有300亿个互联设备,创造ZB级别的数据量,就意味着业务有可能出现全新的在数字浪潮才有可能出现的机会。”

标签 (1)
标记 (1)
0 项奖励
1 条回复1
liulei_it
5 Tungsten

Re: 【转帖】乔·图斯:一个人的“联邦”

除了乔帮主之外世界上就只有这位乔老板啦

0 项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