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数据与硬件的严格捆绑,以及供应商所促使的对设备和软件许可的频繁升级,旧式存储架构长期以来既复杂又昂贵。尽管要面对预算有限的现实,但由于架构的限制,企业仍然需要通过过度配置容量来满足未来服务级别协议的要求。